LCK主持人志宣分享心路历程:当看到LCK持续落败时 会失望、无奈

2022年11月22日 by 没有评论

2022年11月3日。距离S12全球总决赛最后一场BO5只有几天的时间了。很快,麻浦双C就要在最终的舞台上相遇,完成他们彼此在S12的“最后一舞”。

四年前,同样是11月3日,IG在仁川捧起了S8世界冠军奖杯。这一届全球总决赛,不仅让LPL的万千观众沸腾,也感染了LCK主持人朴志宣——那是她人生第一次正式参与全球总决赛的翻译工作,并以东道主的身份。

四年过去,志宣一次又一次地出现在世界赛场的舞台之上。如今,除了主持人和翻译,她还拥有了Producer的新身份。在S12已走到终局之战时,我们采访到了志宣,与她聊了聊她的成长,以及对本次全球总决赛一路至今的感想。

当时的我只是做翻译,突然之间LCK的制片人来问我,你能不能也做采访?当时的我很惊讶,但我知道这对我来说是个很大的机会。所以我说是的,我可以做。从那个时候开始,我就一直在翻译以及主持LCK的采访内容。

我当时非常非常紧张,因为那个时候我只是一个学生记者,我像是实地考察一样去到那里,为了获取更多的经验。因为我只是志愿者,所以我不得不一个人坐飞机来到中国,我在机场降落,从机场坐火车到酒店附近的车站,再步行25分钟到酒店——我不会说中文,也不知道如何乘坐地铁和公交。记得当时火车上有一个人坐在我的身边,可能是住在中国的韩国人,或者既会说中文又会说韩文,我和他聊了一会儿。那个时候我真的很紧张,因为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,但是他对我说,不用担心,在中国人们真的很好,你不需要害怕或者紧张。

后来坐地铁的时候,我意识到,这是我在中国第一次坐地铁。地铁站有一个区域,需要扫描你的包,旁边的警察让我有些害怕,因为我是外国人,不知道应该怎么做,如果我被拉过去怎么办?之后过闸口的时候,我的卡好像读不出来了,闸口也没有开。当时有一个老人或者40岁左右的人在旁边,他用英语对我说,“你需要帮助么?”我说是的,这台机器好像坏了,于是他就去找到了在地铁站工作的人,接着来到我身边帮助我。他拿了一张全新的地铁卡,帮我扫开了闸口。

在我真正来到中国的那一瞬间,我对这个国家有很好的感觉。之前只来旅行过一次,但我并没有真正与中国人打交道。这一次我自己来到中国,看到人们很愿意帮助别人,帮助外国人。所以当时留下了一些很好的印象。

志宣:很酷。我们当时住了一间非常棒的酒店。我第一次去吃了海底捞,尝试了好多新的食物——比如鸭血。我还吃了汤圆——那个真的好吃,我很喜欢,之后每一次去中国或者亚洲餐馆,我都会点那个。

我们还去了新天地,当时给我的感觉就是,哇,上海真的很酷。对于当时还是学生的我来说,真的很喜欢这里。

丹尼二狗:所以,其实你是在2016年第一次见证了LCK团队赢得国际赛事的冠军?

志宣:应该是2015年,我从2014年年底开始看比赛,所以第一次看到LCK夺冠应该是在2015。

不过,那个时候,看到LCK获胜是很自然的一件事情。那个时候人们想的都是,啊,有没有队伍可以更强一点,可以打败LCK,打败SKT。不过当时我作为一名学生兼LCK的粉丝,能看到LCK表现的这么好还是非常兴奋。以及,其实SKT在那一届MSI的前期输了一些比赛,所以人们一开始对他们能否赢下MSI是有过质疑的,不过他们最终还是赢了下来。

所以,是的,看着他们获胜的感觉是很好的。当然啦,大家也都很期待他们能够赢下来。

志宣:LPL的队伍?他们给我的感觉就像是全新的队伍一样,总是那么咄咄逼人。你不知道他们到底要做什么,因为他们总是拥有自己非常独特的风格。

其实当时我记得,LMS也非常强大,我记得那个时候的LMS总是能够打败LCK队伍,让我印象深刻。所以当时每次LCK队伍面对LPL或者LMS时,我都会有点紧张。

Q:所以,在第一次参与全球总决赛之后,你每一次都会出现在这个赛场上。每一次临行前,你会有特别的感觉么?

2017年是我开始为LCK工作的一年,当时的全球总决赛我只是在一个工作室远程工作,那是OGN为了上海和北京设立的远程工作室。当时的我为SPOTV工作,更像是远程广播。那个工作室很小很小。

到了2018,那是我第一年真正在全球总决赛的现场工作,那真的很酷。同时,我也没有想到我会成为LCK的主持人,所以我依然非常紧张——每当我面试的时候,我总是说的很快,我知道我必须要改进这一点,但我仍然忍不住紧张。一紧张,我总是开始加快语速。

因为害怕自己会犯错,所以我在说话的时候很着急。是的,那个时候的我很紧张。

志宣:当时,我被告知需要在入围赛的第三天做主持人。对我来说有点“突如其来”的感觉。我真的很想去做,因为我想为英雄联盟工作,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。

但与此同时,我也承受了很大的压力,因为我并没有接受过主持人、播音员或者记者那样的训练,所以压力很大。

当我在SPOTV的时候,为了能够更好的表达,我想可能自己需要接受一些演讲相关的培训,但对方说不用,因为你还是一个学生,这实际上是你的特点——当你听起来没那么专业的时候,人们反而会更喜欢你,因为这就是一个学生的样子。

然而当全球总决赛到来之后,我觉得不能这样,我需要变的更加专业。但与此同时,当时全球总决赛已经开始了,所以我能够做的并不多。

丹尼二狗:当时你有预想到2018年全球总决赛最终的结果会是那样的么?因为那一年LCK的整体表现都不是很好。

志宣:啊,根本就没有……但与此同时,那毕竟是我第一次来到现场工作,所以我对那个结果并不感到沮丧或者崩溃。在那里,我也看到很多人因为他们赛区的比赛而哭泣,比如当RNG淘汰时,我看到余霜在哭,而当闪电狼淘汰时,LMS的主持人也在哭,当时她很伤心。

对我来说,我更多的是兴奋,因为我真的来到了全球总决赛,我正在参与报道整个赛事。同时,当时的我已经看了很多比赛,所以我也有点习惯于看到队伍输输赢赢了。

那一年的LCK输了,没有能够表现的很好,感觉很糟糕。但与此同时,你又能做什么呢?这就是体育,总有胜利者和失败者。所以,我更像是在接受这一切。

志宣:是DWG赢得世界冠军时么?那时候我非常开心。哦不!第一次是在2019年的洲际赛,LCK第一次赢得了洲际赛,在此之前都是LPL获胜。

所以当时的我很开心,不过我那时候并不是哭泣,只是流了一点眼泪,当我看到队员们在舞台上捧起奖杯的时候。在我开始工作之后,我终于看到自己赛区真正赢得了国际比赛。

丹尼二狗:所以,当你开始看《LOL》的比赛时,那时候的LCK对全世界有着绝对的统治力。而当你在2018年开始工作的时候,却遇到了LCK的“黑暗时代”。当时的你有没有失望或者难过的情绪?

但同时,我也有点习惯了,因为那段时间LCK在世界赛场上都输掉了比赛,你知道的,2018MSI、2018全球总决赛、2019MSI、2019全球总决赛……所以,其实当时的我已经有点习惯了。

这也是为什么当我在2019年看到他们真的赢下了洲际赛时,我真的非常惊喜。

但因为我在为全球总决赛这样的赛事工作,我能够有机会体验这一切——去不同的国家旅行,特别是在疫情期间,这真的非常幸运。当然,我还是需要接受隔离,这样的经历对我来说也很独特。去年我还去了冰岛,很少有人能够去到那里,并且在那里呆上一个月那么长的时间。所以我觉得自己真的很幸运,能够为电竞而工作,经历所有的这些事情。

而且,每当我来到全球总决赛时,和所有来看比赛的人一起,我们分享同样的情感——每一次击杀出现,我们都大声欢呼,惊掉下巴;每当有队伍获胜时,我们都为它欢呼;每当有队伍淘汰,我们也都感到心碎。

这真的很神奇,我们难道不是都说着不同的语言么?却在看同一个屏幕,同一场游戏,有着有同样的感受和情绪。

丹尼二狗:那么从你的角度,你认为全球总决赛对于那些前来参赛的队伍和选手,又有怎样的意义呢?

志宣:我认为,这是对于选手来说是机会,和证明自己的舞台。他们通过努力来获得别人的尊重,当他们赢的世界冠军的那一刻,他们就进入了另一个层次。

同样的,全球总决赛也意味着更多的机会,即使没有赢下世界冠军,选手们打出了优秀的表现,也会被其他赛区或者更好的队伍选中。所以,全球总决赛对于他们来说,关乎着机会以及荣誉。

丹尼二狗:是的。就像我们很容易看到来自NA的队伍被LCK或者LPL击败,但其实他们也同样渴望胜利。

志宣:是的。总是感觉很沮丧——当看到这些队伍被轻易击败的时候,虽然我也能看到他们的努力。不过,就算他们被淘汰,或者从小组赛中出线后被更强大的对手击败,又或者是他们是来自小赛区的队伍,队伍中的明星选手如果打出了好的表现,还是会获得许多机会的。

丹尼二狗:在去过很多次全球总决赛之后,你在今年又一次来到了这个赛场。这一次来,你有怎样的感受?

志宣:我真的没有想到LCK会有这么好的表现——我总是希望他们能有好的表现。但是同时,我也经历过2017,当所有人都觉得Longzhu能够拿下世界冠军时,他们却倒在了八强。

所以,即使我们的队伍看起来很强,我也相信他们会有好的表现,但我也知道,总有可能会发生意想不到的事情。所以我并不想太过兴奋,毕竟期望越高,失望越大,我尝试着去控制自己的期待。我希望他们是最好的,但同时LPL也表现的很好,所以,如果我一开始对他们寄予厚望,那么在被LPL击败之后,我一定会心碎的。

丹尼二狗:在去美国之前,你做了怎样的准备?当时的你准备如何在世界舞台上展现自己?

志宣:说起准备工作,没有太多特别的东西。首先就是忙于为即将开始的一个多月的旅程打包,通常我会很关注我将要去到哪些国家,如何适应新的环境,保持健康,不让自己感到太疲劳。这也是我的重点之一。我带了很多补品以保证自己的身体健康,不至于太累。

同时,我也阅读了每支队伍的资料——过去我总是把英文翻译成韩文,现在我不再这样做了。但我还是会去阅读这些信息,以便更加了解每一支队伍。就像是在2019年,当时我还在翻译这些资料,当我看到FPX的数据之后,我发现他们的数据好到离谱的程度。所以,当时在很多人都觉得IG、SKT会赢得最终的冠军时,我通过阅读每一支队伍的数据就觉得FPX会成为最后的赢家。当然,他们也真的实现了这个结果。

所以,了解每一支队伍和他们的联赛数据真的有很大的帮助。以及我还会去看看社交媒体,特别是关于队伍发布的内容,以及他们在采访中所提到的内容。

丹尼二狗:对我来说,全球总决赛就像是一个大派对,每年我们都会和一些老朋友在这里重逢,相信对你也是一样。

志宣:自从开始工作以来,很多工作人员和我成为了好朋友,所以能够再一次见到他们真的非常开心——即使我们来自不同的国家,MSI或者全球总决赛也给了我们团聚的机会。我总是会送他们一些礼物,比如面膜,来自韩国的化妆品或者零食之类的东西。从那个时候开始,我们都互相为对方准备礼物,比如LPL,她们会从中国带来一些来自博物馆的礼品,真的很不错。另外,当我来到美国时,美国的工作人员也会帮我买我想要的东西——毕竟我不是经常来到这里。他们会提前为我买好,包装好,再送到我这边。

所以,能有这样的团聚机会总是很开心,尤其是来自世界各地的东道主们,我们总是相互支持,相互欢迎,而不是相互竞争。我很喜欢来自全世界各地主持人在一起的那种氛围。

志宣:啊,那当然是GENG和DK的比赛了——真的令人心碎。记得当时我还在说,哦,为什么连续两场比赛都不Ban掉悠咪?我认为有些BP是固定的,你尝试不去Ban它是行不通的。而DK似乎宁愿在第二局继续放出悠咪,看看情况如何。

那一场比赛本身线拿到赛点的时候被DK连追两局,但是到了第五局时,他们又能够反弹并且赢下了最终的决胜局。比赛过程真的很疯狂,来来发生了太多的事情,真的很神奇。

丹尼二狗:不论怎样,我们都会在那一局的结尾看到一支LCK队伍淘汰。那一天,被淘汰的是DK。

志宣:是的,非常非常难过。你知道,总有一些队伍会和你产生很强烈的联结和纽带。对我来说,第一支这样的队伍是IG——因为我是在2018年正式开始在全球总决赛上工作的。我跟着他们队伍做了很多翻译,包括获奖者的采访。后来我们还开了一个关于冠军皮肤的会议,在视频电话里为选手们做翻译,再后来,我看着他们参加2019年的MSI和2019年的全球总决赛——所以我对这支队伍有更多的情感。

接下来的一支队伍就是DWG。他们参加了2019年的全球总决赛,从入围赛开始打起。当时的我也是从入围赛开始工作,从那时开始就一直为他们做翻译。那个时候的DWG是如此的年轻,对一切都很陌生。

到了2020年,他们最终赢得了全球总决赛冠军。那一年是在上海,记得当时在宣传片拍摄时,我们还一同去了上海一栋很高很酷的大楼。

你知道的,当你成为队员身边最亲近的人时,那样的感觉总是很棒。在那之后,我同样参与了冠军皮肤设计的视频会议,之后,我们又一起去到了MSI和冰岛。如果你和某支队伍相处的时间很长,你自然会对他们有更多的情感。

不过,这毕竟是一项运动,你必须接受有人会输这个事实。GENG值得这一场胜利,因为他们打的确实很好,而你对此无能为力。这很自然——你感受到悲伤,但同时你不应该否认这个结果。赛后ShowMaker接受采访时,他也说了同样的话。

丹尼二狗:突然想到,今年也正是四年前IG夺冠的日子。这四年,你觉得自己获得了怎样的成长?

志宣:我很喜欢过去的几年,我只是在做我喜欢的事情,喜欢被扔进其中,然后想,好吧,我来试试。最后,我设法挺了过去。

但当时的我并不确定自己在做什么。后来经过这一路的积累,我对自己所做的事情有了更多的信心,同时也能够进一步发展我的事业,不仅仅是作为一个主持人或者翻译,也是作为LCK Global的制作人。目前,我对我在做的事情感到很满意,也对明年的LCK Global和国际比赛感到兴奋。

志宣:应该是Xiaohu。因为我自己学过一点点中文,所以想在采访开始之前尝试一下,我用中文说,你准备好了么?类似这样的话,他直接就用中文回应我,这让我感觉很好——你知道,我觉得我自己的中文听起来就像傻瓜一样,但是他愿意用中文和我交流,所以我很高兴。

丹尼二狗:记得在TES淘汰后,你对Tian进行了采访,那一场采访让我印象深刻。

志宣:是的,我记得那是一次非常非常困难的采访,因为比赛结果的原因,我必须尊重选手的情绪。我非常感谢,因为他仍然愿意接受我们的采访。所以我也想在采访时表达我对选手的尊重。

志宣:最重要的是,他们愿意接受采访。我们并不会介意选手拒绝——因为有些选手确实会在落败后伤心难过而拒绝采访。如果选手愿意接受的话,我会将语音语调降低,同时根据选手所说的内容来改变采访的方向。

志宣:应该是Hope,他是个很友善的人。不过,大部分我采访的选手是之前就认识,这一次重新返回全球总决赛的——因为对我们来说,首要的采访对象是LC丝们熟知,并且在全世界范围内都有很高知名度的选手。

志宣:应该是在ShowMaker淘汰之后的采访吧。我们做了两次失败后的采访,一次是在与JDG的比赛落败之后,一次是在与GENG的比赛落败之后。他总是很冷静,并且慢慢地从失败之中走出来。他说,如果他们不被JDG连续两次击败,未来或许会很不一样。他说,他很希望DK能够走的更远。

丹尼二狗:我看到了你的社交媒体,你说在亚特兰大时,那是你第一次完成在那么大的舞台上做单人采访。

志宣:在比赛前一天,我被告知主持人Sjokz身体不适。工作人员问我,是否愿意做单人采访——由于接下来一天是LCK对LCK,无论如何我都必须上台担任翻译。当他们问我是否愿意在台上做单人采访时,我不是很确定,于是回复他们是否可以给我几个小时的时间考虑一下?我并不是很自信,但我知道,这是我职业生涯中很重要的一次机会。

最终,我打算做。起初我以为我会很紧张,但是当我站在舞台上时,我很从容,很冷静。唯一的问题是,我们的耳机不太好用,听到的音质很差。一开始我尝试着摘掉耳机,但这样几乎听不清队员说的话了,所以我又把耳机戴了回去。

当时的我能够感觉到选手们有些情绪化,他们几乎要哭了,因为我能看到他们眼眶湿润。不过,我还是能够感受到他们对于结果很满意。

志宣:我认为这十分有意义,尤其是Deft拥有那么长的职业经历。他们被否定了太多次了。Deft总是说他想展现最好的一面,但他总是没有机会。2020年,他在眼泪中结束了自己的全球总决赛之旅,而这一次,他哭是因为他很开心。

我也很开心能看到Deft这样的选手——之前被网上的人否定,但最后通过自己的努力进入了决赛,这对他本人和DRX都有很深刻的意义。我尊敬所有仍然在役的老选手,因为我知道获得世界冠军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情。些选手成功了,甚至获得了好几次冠军,但事实是,还有一些选手仍然在通向成功的道路上付出汗水和泪水,我很尊敬他们。

丹尼二狗:当LPL的队伍走上世界赛场时,观众们的期待和容忍度都会变化。事实是,哪怕LPL的队伍只是输了一小局比赛,都会引起国内观众们非常“激烈”的讨论。在LCK,情况也是一样么?

志宣:是的,LCK的粉丝很有攻击性。每个网友都很有攻击性,我不认为这和国籍有关系。在网上,很多言论都容易让人留下阴影,网友们会在上面留下自己的负面情绪。所以我尽力不去看网上的评论,我认为这对于心理健康是很有帮助的。

我也建议选手们不要在社交媒体上看这些评论,不去理会它们,这是缓解压力的一种方式。因为很多网友对选手的讨厌没有任何逻辑,一些言论也不是事实。

志宣:想说的是,这样的情况发生是很正常的,LCK在2018和2019年也有这个情况。有时候LCK赢有时候LPL赢,这让行业更有竞争性,也让选手们更有动力。

在2016年,我不理解为什么一些人——甚至是韩国人——希望SKT输,让其他赛区的队伍赢。现在我有些理解了,他们并不是想要SKT输掉比赛,而是希望更多的队伍更具竞争力,所以队伍们可以一起成长。在2021年,LCK队伍在决赛里输给了LPL队伍,对于战队和粉丝来说都很难受,但是,这也成为了让所有队伍都能更好成长的动力。

丹尼二狗:现在,距离LCK获得本次全球总决赛冠军只剩下一个BO5了,你目前的心情和状态如何?

志宣:我真的非常高兴,对这个结果很满意。不管是谁,不管是T1或是DRX夺冠,我都会很开心。我对他们没有任何偏见,我只是希望他们都能得到最好的结果。

另外,这是我第一次在全球总决赛上经历“内战”的感觉,过去一直都是LCK vs LPL。所以在以前的时候,当任何一个队伍获得赛点时,我都必须在舞台旁边做好采访的准备。如果LCK输了,我就回到等待室,如果他们赢了,我就得上台翻译,所以我每一次都很紧张,总是坐在舞台边看LCK是否能赢。

标签:

Leave a Comment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